沈炯

沈炯 南朝陈吴兴武康人,字礼明,或作初明。沈瑀孙,沈续子。少有文名。仕梁,为尚书左户侍郎、吴令。侯景陷建康,景将宋子仙欲委以书记,坚辞,几被杀。后入王僧辩幕府,羽檄军书,皆出其手。西魏陷荆州,被虏。以母在南,上表陈情,获归淮南。陈武帝即位,加通直散骑常侍,预谋军国大政。文帝又重其才,会寇乱,欲使因是立功,加明威将军,遣还乡里收合徒众,以疾卒于吴中,时年五十九。谥恭子。

独酌谣

南北朝:沈炯

独酌谣。独酌独长谣。智者不我顾。愚夫余未要。不愚复不智。谁当余见招。

所以成独酌。一酌倾一瓢。生涯本漫漫。神理暂超超。

再酌矜许史。三酌傲松乔。频烦四五酌。不觉凌丹霄。

倏尔厌五鼎。俄然贱九韶。鼓殇无异葬。夷蹠可同朝。

龙蠖非不屈。鹏鴳但逍遥。寄语号呶侣。无乃太尘嚣。

从驾送军诗

南北朝:沈炯

称乃武,轩后号神兵。吊民资智勇,治乱属师贞。

我群膺宝业,历驾视前英。蒲海方无浪,夷山未有平。

星光下结旆,剑气上舒精。云开万里彻,日丽晨川明。

抚鼓山灵应,诏跸水祗惊。

望郢州城诗

南北朝:沈炯

魂兮何处返,非死复非仙。坐柯如昨日,石合未淹年。

历阳顿成浦,东海果为田。空忆扶风咏,谁见岘山传。

世变才良改,时移民物迁。悲哉孙骠骑,悠悠哭彼天。

长安还至方山怆然自伤诗

南北朝:沈炯

秦军坑赵卒,遂有一人生。虽还旧乡里,危心曾未平。

淮源比桐柏,方山似削成。犹疑屯虏骑,尚畏值胡兵。

空村馀拱木,废邑有颓城。旧识既已尽,新知皆异名。

百年三万日,处处此伤情。

离合诗赠江藻

南北朝:沈炯

开门枕芳野,井上发红桃。林中藤茑秀,木末风云高。

屋室何寥廓,至士隐蓬蒿。故知人外赏,文酒易陶陶。

友朋足谐晤,又此盛诗骚。朗月同携手,良景共含毫。

栾巴有妙术,言是神仙曹。百年肆偃仰,一理讵相劳。

建除诗

南北朝:沈炯

建章连凤阙,蔼蔼入云烟。除庭发槐柳,冠剑似神仙。

满衢飞玉轪,夹道跃金鞭。平明尘雾合,薄暮风云骞。

定交太学里,射策云台边。执事一朝谬,朝市忽崩迁。

破家徒徇国,力弱不扶颠。危机空履虎,击恶岂如鹯。

成师凿门去,败绩裹尸旋。收魂不入斗,抱景问穹玄。

开颜何所说,空忆平生前。闭门穷巷里,静扫咏归田。

六府诗

南北朝:沈炯

水广南山暗,杖策出蓬门。火炬村前发,林烟树下昏。

金花散黄蕊,蕙草杂芳荪。木兰露渐落,山芝风屡翻。

土高行已冒,抱瓮忆中园。谷城定若近,当终黄石言。

八音诗

南北朝:沈炯

金屋贮阿娇,楼阁起迢迢。石头足年少,大道跨河桥。

丝桐无缓节,罗绮自飘飘。竹烟生薄晚,花色乱春朝。

匏瓜讵无匹,神女嫁苏韶。土地多妍冶,乡里足尘嚣。

革年未相识,声论动风飙。木桃堪底用,寄以答琼瑶。

六甲诗

南北朝:沈炯

甲拆开众果,万物具敷荣。乙飞上危幕,雀乳出空城。

丙魏旧勋业,申韩事刑名。丁翼陈诗罢,公绥作赋成。

戊巢花已秀,满塘草自生。已乃忘怀客,荣乐尚关情。

庚庚闻鸟啭,肃肃望凫征。辛酸多悯恻,寂寞少逢迎。

壬蒸怀太古,覆妙伫无名。癸巳空施位,讵以召幽贞。

十二属诗

南北朝:沈炯

鼠迹生尘案,牛羊暮下来。虎啸坐空谷,兔月向窗开。

龙隰远青翠,蛇柳近徘徊。马兰方远摘,羊负始春栽。

猴栗羞芳果,鸡蹠引清杯。狗其怀物外,猪蠡窅悠哉。

从游天中寺应令诗

南北朝:沈炯

福界新开划,名僧共下筵。杨枝生拱树,锡杖咒飞泉。

石座应朝讲,山龛拟夜禅。当非舍卫国,卖地取金钱。

同庾中庶肩吾周处士弘让游明庆寺诗

南北朝:沈炯

鹫岭三层塔,庵园一讲堂。驯乌逐饭磬,狎兽绕禅床。

擿菊山无酒,燃松夜有香。幸得同高胜,于此莹心王。

名都一何绮诗

南北朝:沈炯

名都一何绮,春日吐光辉。高楼云母扇,复殿琉璃扉。

昭仪同辇出,高安连骑归。欲知天子贵,千门应紫微。

为我弹鸣琴诗

南北朝:沈炯

为我弹鸣琴,琴鸣伤我襟。半死无人见,入灶始知音。

空为贞女引,谁达楚妃心。雍门何假说,落泪自淫淫。

赋得边马有归心诗

南北朝:沈炯

穷秋边马肥,向塞甚思归。连镳渡蒲海,束舌下金微。

已却鱼丽阵,将摧鹤翼围。弥忆长楸道,金鞭背落晖。

咏老马诗

南北朝:沈炯

昔日从戎阵,流汗几东西。一日驰千里,三丈拔深泥。

渡水频伤骨,翻霜屡损蹄。勿言年齿暮,寻途尚不迷。

和蔡黄门口字咏绝句诗

南北朝:沈炯

嚣嚣宫阁路,灵灵谷口闾。谁知名器品,语哩各崎岖。

南北朝:沈炯

故年花落今复新,新年一故成故人。那得长绳系白日,年年月月但如春。

长安少年行

南北朝:沈炯

长安好少年,骢马铁连钱。陈王装脑勒,晋后铸金鞭。

步摇如飞燕,宝剑似舒莲。去来新市侧,遨游大道边。

道边一老翁,颜鬓如衰蓬。自言居汉世,少小见豪雄。

五侯俱拜爵,七贵各论功。建章通北阙,复道度南宫。

太后居长乐,天子出回中。玉辇迎飞燕,金山赏邓通。

一朝复一日,忽见朝市空。扶桑无复海,昆山倒向东。

少年何假问,颓龄值福终。子孙冥灭尽,乡闾复不同。

泪尽眼方暗,髀伤耳自聋。杖策寻遗老,歌啸咏悲翁。

遭随各有遇,非敢访童蒙

过惶恐滩

南北朝:沈炯

叠叠青山势郁盘,片帆遥溯赣江澜。危滩共指名惶恐,古县空闻号万安

风撼巅崖崩巨石,雷喧涧壑走惊湍。劳人略与孤臣似,不独东坡泣路难。